韩国政府暂不允许谷歌输出地图数据 推迟到年底做决定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24日晚间消息,韩国政府今日表示,针对谷歌今年6月提出的面向全球输出韩国地图数据的请求,政府已将审批期限延长至11月23日。

  按照原计划,韩国政府将于今日公布审批结果。但韩国政府今日表示,经过与谷歌在安全方面的进一步探讨,认为应该对该申请做出一个“谨慎的决定”。为此,韩国政府决定延长审批期限。

  今年6月,谷歌向韩国政府提起申请,希望允许其向境外数据中心输出韩国的地图数据。此举引发了人们的极大关注,无论是韩国政界、市民团体,还是IT企业,反对谷歌的呼声越来越大。

  韩国政府有关部门认为,接受谷歌的提议会给韩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谷歌在韩国拥有较大的市场占有率,大众性强,输出韩国地图信息将扩大对韩国国家主要设施的安全威胁,因为人们将轻松获取重要数据。

  对此,韩国政府的立场是,谷歌必须采取措施对韩国国内重要设施进行模糊化处理,阻止相关卫星地图的泄露。这可以看作是韩国政府的一次让步,但谷歌却并不接受这一提议。谷歌认为一旦接受提议,便意味着今后无法向用户提供完整的信息。

  同时,谷歌还认为,即使在政韩国府要求下删除了某些敏感地区的信息,人们也能从其他服务软件上获取图片,因此韩国政府的这一要求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此外,如果给予谷歌公开地图信息的特权,如何管理韩国国内其他类似企业也将会成为政府的一大难题。长期以来,Naver和Kakao等韩国国内企业一直都遵守韩国政府规定,对卫星地图中的敏感设施信息进行了删除。因此,如果允许谷歌输出数据将会带来政府差别化对待的问题。

  谷歌称,为了提供导航、公交信息和卫星地图等功能,必须将数据传出境外。谷歌还表示,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就一直向韩国土地基础设施和交通部申请这方面的许可,但没有获得批准。(李明)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ixer7161851.shtml

数据造假、风控放水:金融科技明星Lending Club正在陨落

  本月初,或许是最知名的P2P借贷平台Lending Club(简称LC)发布季度财报,其中显示二季度净亏损同比从410万美元扩大至8140万美元。公司同时宣布CFO Carrie Dolan离职,财务总监临时上任。

  而在不久前的5月,LC联合创始人兼CEO Renaud Laplanche才引咎辞职,原因是公司数据造假,向投资者舞弊,以及CEO本人没有披露一项有利益冲突的投资。

  2014年底上市之初,LC不仅被誉为金融科技领域最重要的公司,也带动了对岸国内P2P借贷平台的火爆,至今年3月,国内累计成立了3984家P2P借贷公司。而当时LC股价一度升至29美元,现在却还不到6美元。

数据造假、风控放水:金融科技明星Lending Club正在陨落LC上市以来股份趋势,图片来自Google

  LC的危机近期才暴发出来,但或许在成立的早期隐患就已埋下。根据彭博社的报道,早期LC员工内部刷量的情况并不新鲜,对贷款的审核也并不如声称的那样严格。这家明星公司存在一段不光彩的过去。

  曾经的颠覆者

  LC出现之初被认为是借贷领域的EBay。它并非第一家P2P借贷公司,但其利率设置算法及SEC的批准让它脱颖而出。其他公司也开始模仿LC的模型原理,并用于地产、医疗,甚至是婚庆等领域。

  LC在接到借款申请后,会借鉴FICO信用评分,利用自己的风控模型,对贷款人进行审核并迅速决定是否放款。它将借款人的信用等级分为A到G等7个级别,根据风险差异定价。对借款人来说,LC也是一个应许之地。平台上的利率比银行个人贷款低,流程却与申请信用卡一样简单。借款人注册后几天内即能拿到贷款。

  2007年LC在Facebook平台上正式亮相。用社交图谱做贷款的策略吸引了不少投资人,公司很快就获得了1000万美元融资。

  当时LC还没有披露内部成员贷款的信息,但仍以此证明自己的业绩。2010年,Laplanche曾表示公司收益率达到9.8%,超过了对手Prosper。这种风险低但收益高的形象,也为公司吸引了不少投资者。一些大型投资者开始设立私募基金,大量购买LC的贷款。2012年,前摩根CEO John Mack及美国前财政部长Larry Summers加入LC董事会。

数据造假、风控放水:金融科技明星Lending Club正在陨落LC上市,图片来自cnbc

  Laplanche本人从背景上看也是颠覆传统银行业的绝佳人选。他20出头时曾在一家律所任职,后来联合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TripleHop Technologies,并在2005出售给了甲骨文

  Laplanche创办LC的动机是出于这样一个思考:为什么把钱存进银行只得到1分利息,但如果借同样的钱却要付出18分的利息?于是他想着,是否有一种方式能让用户之间相互借入借出,让资金流转更简单和快速。

  如今,LC已经经手了160多万笔贷款,总值约200亿美元。

  一次查询

  LC每天会公布贷款信息,其中包括了经过匿名处理的借款人信息。正是这些信息吸引了Bryan Sims的注意。他是曾经是一位创业者,后来成了LC平台的投资者,并将退休金全投了进去。当LC在2014年上市后,Sims购买了它家的股票,并经常收听公司的盈利报告。2015年他在一次报告中听到公司CEO Laplanche表示,14%的借款人(约10万多人)会有第二次贷款。这一数字让Sims很好奇,因为回头客数据公司从没公布过。

  于是他决定查看与自己有关的贷款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括贷款金额、利率、借款人薪资、收入、信用评分等信息。有两项贷款让他很好奇,因为借款人的雇主和地点相同,除此之外收入也基本一样,而且在同一时期办了第一笔信贷。Sims意识到,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人有两次贷款,但LC认为他们他们并不关联,而收取的利率也不同。借款人在1.5万美元的贷款上的利率是15%,而在3万美元时的利率是9%。更重要的是,LC似乎无动于衷。

  随后Sims进一步发现,LC在2009年12月的一些数据中,有32笔共72万多美元的贷款初看是来自32个人,但主体其实只有4人,他们更改了收入和地址等信息,并在8天内重复借款。有29笔贷款在90天内进行了偿还。这些交易很不寻常,但似乎没人注意到。

  Sims对此有两种解释。一是身份盗窃,可能有人在测试新的骗局。另一个则解释属于阴谋论,即LC有意在数据上造假。LC在2010年4月获得2450万美元融资,由Foundation Capital领投。Sims认为,很可能Laplanche或其他高管想在融资前,用虚假贷款让业绩变漂亮些。

  事实证明Sims的推测没错。后来LC在一份披露中称,2009年12月Laplanche和三位家庭成员做出了32笔贷款,总额也与Sims的数据一样。根据LC的说法,此举是为“提升2009年12月平台的贷款量”,并声称再无其它不当贷款。

  Sims还发现,2009年到2011年间LC允许借款人将贷款分成两份操作,而这样的例子有数千起。比如,2011年6月一位用户想贷款2.5万美元,但其FICO评分仅700出头,属于风险偏高型。当时LC给出的利率是18%,而后来这位用户只收到了约2万美元的贷款。但不久后同一个人再借走了约5千美元,利率7.5%(可能是金额变少,风险相应降低)。外界看来,这似乎是一笔高风险与一笔低风险贷款,但事实上两者风险一样高。

  Sims共发布了3万笔疑似有重复借款人的贷款,但LC从没公布过相关信息。这类信息对投资人十分重要,因为借款人可能同时使用多家金融平台,而数据能揭示出风险到底有多大。

数据造假、风控放水:金融科技明星Lending Club正在陨落Renaud Laplanche,图片来自forbes

  潜规则

  这些事听起来很不可能,毕竟LC是行业中最具声誉的公司之一,公司的投资人及董事会成员也都在业界享有盛名,而Laplanche本人也曾在一家“白鞋公司”(指经营长达百年的世界500强公司)任证券律师。

  但经过高管相继离职,公司收到司法部传票,面临SEC调查,曾经的第二大股东Baillie Gifford公司出售了所有LC股票,以及6月LC裁员12%等一系列事件后,情况可能比想像的还糟。LC上市时市值有约100亿美元,如今已蒸发了八成。

  早期LC用社交图谱的方式赢得了融资,但在社交平台上很少有人会公开借钱。于是按LC一位早期投资人Salil Deshpande的说法,需要做一些“不自然的事”以产生交易。其中一件即是鼓励员工及亲属在LC平台上贷款,而Deshpande也不认为这是违法的事。

  可以看出,LC也并不否认内部交易,但认为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正如公司C轮投资者Charles Moldow所说,这种行为就像是为了吸引其他人用户,会先邀请朋友参加活动。有知情人士告诉彭博社,内部员工贷款在LC早期很普遍。LC此前也有声明表示,在2008年禁止了董事及高管贷款,2010年此限制扩大到了所有员工。

  硅谷似乎也很推崇这种欺骗策略,特别是在事业早期,这又名为“growth hacking”,用于产生“势能”。

  一家重要的公司

  对重复借款人的不作为,可能是因为LC通过对借款人及贷款人收取手续费来盈利,它也没多少动力对重复贷款做出限制。

  LC的模式是连接借款人与贷款人,虽然它用自有的风控模型减少了繁琐的贷款流程,但这并不能保证吸引到高质量的贷款客户,且其贷款成本并不比银行便宜。这让LC更容易吸引不符合银行贷款标准的个人或小企业,也让贷款人面临更大的风险。举例来说,LC的70%业务来自于帮助客户偿还信用卡债务。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LC上贷款,在2010年时借款人的FICO评分被要求必须高于660。这一标准足够高,当时来自投资者的需求也超过了借款人的需求,以至于LC甚至开始对多数借款人不再验证收入信息,理由是未验证的贷款质量与验证的一样好。这一说法不算错,毕竟美国信用卡申请也很少验证收入信息,但银行会对固定利率贷款进行验证。无论如何,LC声称的比传统银行更严格的标准也没有得到严格执行,这也让高风险者得门而入。

  有业内人士表示,早在30年前美国的消费金融就覆盖了差不多八成的消费者,新的借贷模式未必能吸引到传统的客户。相比之下,国内依然有70-80%的消费者没使用过消费金融服务,而其中不乏未使用传统金融服务且愿意尝新的优质用户。这是否说明P2P借贷会始于西方,却在东方结果呢?毕竟国内P2P借贷平台宜人贷的市值正逼近LC。

  LC新任CEO Scott Sanborn认为过去的这些事件都是孤立的,并强调公司在重新培训员工,会让所有人专注于正确的事。作为继任者,Sanborn表现出了积极的一面,他认为这些问题都是暂时的,公司已经回到了正轨。许多投资者仍在LC上买入贷款,尽管交易量有所减少。上季度公司经手的贷款额也达到近20亿美元,手上还有5亿美元现金。

  但用户对平台的信任一旦摧毁,会很难恢复。既然CEO也能参与丑闻,那又如何保证投资者的安全?更何况LC的角色本质上是中介,没有资金保障服务。当出现违约行为时,贷款人要自行承担投资损失,LC不会给予赔偿。

  LC确实是金融科技领域最重要的公司,它带了革新,也带来了一次严重的信用危机。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m2405465.shtml

美股暴涨引“泡沫”担忧:科技股会是罪魁祸首吗?

  2016-08-24 来源:证券时报网 作者:吴家明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近期,美国三大股指道琼斯工业指数、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屡屡创出历史新高,再度激发市场对美股“泡沫”的担忧。而在一堆“泡沫”的幻影中,市场似乎把矛头指向科技股。

  今年以来,美国三大股指道琼斯工业指数、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累计上涨6.34%、6.79%和4.74%。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市盈率为25.3倍,直逼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的31.7倍,现在的估值是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股持续走牛引发市场对泡沫的质疑,市场对美股的“泡沫论”又甚嚣尘上。DoubleLine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冈拉克表示,美国股票市场存在大量泡沫,“投资者已经被催眠了,股票市场应该会大幅下行。”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正在加倍做空美股,此前公布的美国证交会13F-HR备案显示,他旗下的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在二季度买入了超过190万股SPDR标普500指数ETF看跌期权,这使其做空股市的筹码较第一季度翻番。

  其实,过高的市盈率不一定意味着牛市要见顶,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也认为,市盈率会使投资者变得警惕,但其本身不一定是良好的衡量指标。不过,与估值直逼2000年的历史高位类似,科技股在美股市场的比重也在接近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水平。

  近3年时间里,微软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翻番,亚马逊股价涨了3倍,而Facebook的股价更是大涨5倍,这些行业巨头把科技股在美股市场中的市值比重拉升到21%,为15年来的最高水平。而比重紧随其后的银行业,与科技股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近日正值谷歌上市12周年。12年过去了,谷歌从一家单纯的搜索引擎公司成长为科技界巨擘,在这期间谷歌股价飙涨1780%,同期标普500指数的涨幅在99%。不过,亚马逊的股价在过去12年里涨幅为1827%,奈飞公司股价涨了4181%,苹果公司这些年股价涨势也令人惊叹,达到4686%。

  有市场人士担心,科技股的上涨反映银行业的影响减小,另一方面目前只有科技这一“生产力”能维持盈利。不过,科技行业在过去的12个月里的盈利约为美股市场的五分之一,与科技股的21%市值比重相符。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科技股的市值比重几乎达到35%,但盈利比重却只有15%。美国世纪投资公司的资深组合投资经理里奇表示,现在的科技公司与互联网泡沫时不同,目前的股价升高是建立在盈利表现良好的基础之上,这和十几年前只拍胸脯承诺却没有钱入账的状况不同。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n9110219.shtml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猎云网8月24日报道 (文/小白)

  如果你有一大笔财产,你会做什么?存银行,投资房地产,还是买豪车豪宅跑超模醉生梦死?

  前美国NBA巨星、五次NBA冠军获得者科比·布莱恩特认为,你可以投资未来。

  “如果你真的想创造出可以世代相传的价值,你只有去帮助、激发下一代,给他们几乎,让他们去创造更伟大的价值。然后下一代会继续帮助、鼓励他们的下一代……这时,你创造的价值便得到了永续,这也是投资最美妙的地方。”科比在采访中,如此描述了他成立风投基金的愿景。

  经历了最佳搭档Shaquille O’Neal离开湖人,再没有给力的队友一起带领洛杉矶湖人队走向胜利巅峰,多少有些遗憾的科比在新的职业生涯开启之时,尤其重视新队友——合作伙伴的选择。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以及多家上市公司CEO杰夫·斯蒂贝尔(Jeff Stibel),成了科比在风投界的最佳搭档。斯蒂贝尔在管理公司方面的资深经验,正是科比尤其需要的。

  本周一,也就是在科比38岁生日到来的前一天,他和杰夫·斯蒂贝尔正式宣布成立Bryant Stibel风投基金,同时俩人为这个新的基金投入1亿美元,主要用以投资科技、媒体、数据等领域的创业公司。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我想知道我是否真的热爱投资。”

  科比在退役之前,就已经开始思考未来的新“职业生涯”。

  尽管很多职业运动员光一个赛季的收入就可以抵我们大多数人一辈子的工资,其中很多人还是在退役后陷入了财产危机。就以NBA全明星Antoine Walker为例,Walker在他12年职业生涯中的所得超过了1亿美元,退役后两年便宣告破产。

  “对我们运动员来说,很不幸的是,大多数人不得不在32、34岁的时候选择退役——如果运气好一点,比如我自己,可以晚一点到37岁才退役。”科比在采访中说道,“但是一旦你退役了,你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哪怕你的职业生涯长达15年,不改变原有的消费习惯,破产是迟早的事。”

  所以,有着20年职业生涯,3亿美元收入的科比,远在退役前四年就开始为未来做打算。

  “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我对什么有热情?’而不是‘在哪个领域我可以创造最多的价值或财富’,”科比解释自己对未来的选择时说道,“但是,‘除了篮球之外,我还对什么充满热情呢?’只要你能够找到下一个热情所在,一切就能够迎刃而解。”

  杰夫·斯蒂贝尔,著名连续创业者、投资人,曾创办过一系列科技公司。32岁的时候,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曾经是上市公司Web.com与上市公司Interland的CEO。他还曾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这些公司有Applied Cognition Labs、WorldWide MediaWorks、SeaVista Development以及Simpi等等。同时他还是一名脑科学家、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以及股票分析公司邓白氏的副总裁。斯蒂贝尔自己的投资则有宠物照看应用DogVacay,会员制航空公司Surf Air等。

  通过共同好友的介绍,科比认识了这位投资创业界的资深人物杰夫·斯蒂贝尔。自从2013年开始,俩人共同投资了15家公司,其中包括了包括体育媒体网站The Players Tribune,视频游戏开发商Scopely,法律服务公司LegalZoom,电销软件公司RingDNA,以及家用榨汁机公司Juicero等。

  科比说:“杰夫和我为这个风投基金悄悄准备了四年,在这四年里,我们得以互相了解对方。通过这四年时间,我也慢慢了解了风投行业,也找到了我下一个热情所在。没有什么,能够比帮助企业家成功更令人激动,也没有什么,能够比帮助他人实现他们的梦想更令人兴奋了!”

  2013年,科比做的事情不仅仅与斯蒂贝尔一起投资。他还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Kobe.Inc,除了发展个人品牌之外,这家公司也帮助其他希望在体育行业内发展创立自己品牌的人,为他们提供投资。

  显然,投资就是科比的下一个热情所在。他说,他希望未来人们提及科比·布莱恩特时,想到的更多的是风投家科比,而不是NBA巨星科比。

  “他身上有一个优秀企业家所具备的人格类型,我觉得他能够在风投界成功。”

  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人格类型?目标明确,充满热忱,坚韧坚持,相信自己,不畏失败永不言弃,经营未来等等。

  对于这些品质,或许,我们还可以用另外四个字来概括:曼巴精神。

  科比在球场上自称“黑曼巴”,他的精神便成为了球迷心中的“曼巴精神”,无数球迷深深为之折服。他说,活着就是梦想而战。

  也许作为一个非球迷,没有看过科比的比赛,你可能无法想象在赛场上科比的每一次犀利且致命的进攻,更无法想象他脚跟腱断裂后,依然在场上坚持到罚球罚完所需要的那种强悍的精神力与意志力。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非洲热带草原上,面对猎物目光凛冽坚毅,伺机而动,一招毙命的黑曼巴蛇。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这就是科比,永远坚强,专注,不服输,在逆境中坚强,不断地创造奇迹。

  恰恰,这也正是优秀企业家所需要的人格特点,科比的选择得以让他的“曼巴精神”在商业界继续延续。

  据《名利场》引用硅谷知名天使投资人Chris Sacca的回忆,他说,跟科比第一次见面时,他告诉科比“好好学习,多读读相关文章,看看TED的视频,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会教你怎么投资。”

  毫无疑问,科比的维基百科介绍没告诉Sacca科比是怎样一个坚持不懈的人。接下来的几个月里,Sacca说,经常在半夜接到科比的电话。科比在电话里根Sacca说,看这篇文章不错,还有这条推特,这个家伙可以关注一下,研究下这场TED演讲……

  “我经常在半夜或者凌晨两三点接到科比电话,我老婆甚至还问我,‘你俩是不是在搞基!’”Sacca回忆说。

  科比当然没有搞基啦,他只是一如既往地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待投资是认真的,是投入所有热情的。

  Sacca说:“他对学习创业的痴迷,跟他对篮球训练的痴迷如出一辙……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人格类型,我只在少数最优秀的企业家身上看到过同样的品质。我不认为他是三分热度……我觉得他能够在风投界成功。”

  除了Chris Sacca,科比还请教了不少其他的业界领袖。他说:“耐克CEO马克·帕克(Mark Parker)是我最敬仰的高管之一,在我追求人生第二职业——风投资本家的道路上,马克·帕克给予了我宝贵的指导。”

  今年年初,科比战略投资中国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品牌VIPKID。对此,他在《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中说,决定投资VIPKID,自己只用了五分钟时间。“这样的企业可遇不可求,一定要投,想都不用想。我们找的就是能为社会创造真正价值、能够通过教育帮助孩子更好的成长和发展的公司。”

  这分明就是投资人科比,而不是NBA巨星科比。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未来,我更希望和O’Neal、Carmelo他们合作。”

  尽管科比抱以极大的热忱学习创业、学习投资,但他仍谦虚地承认,公司管理是斯蒂贝尔的强项,而他自己则更关注公司的品牌推广和对外“讲故事”等创意工作,比如他亲自设计了公司的LOGO。

  而且,归根结底,商场非球场。不论是硅谷还是华尔街,都比原来的球迷们更加现实残酷。在感动于“曼巴精神”之后,所有人更期待的是“黑曼巴”在新战场上的征战成果。

  那么我们不妨看下这四年里,Bryant Stibel的投资情况:

科比进军VC能走多远?先看曾经的投资战绩和合伙人表现

  这15家公司中,有两家创企被收购:今年2月份Custom Ink收购了Represent(据报道收购价为1亿美元),去年Brand Networks以5000万美元收购Shift。另外,科比和斯蒂贝尔还在阿里巴巴上市前对其进行了投资。阿里巴巴上市后,Bryant Stibel的具体收益我们则无从知晓。

  如果仅从投资的公司退出情况来看,Bryant Stibel的投资还算成功。但投资更多的是一项长期项目,我们很难从眼下来衡量这个风投基金的未来投资回报是否能令人满意。

  而且,这些投资中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例如,LegalZoom在2014年推迟上市后,至今未有新的融资举措。家用榨汁机Juicero的投资,反响也似乎一般。

  然而,今年初Bryant Stibel对Vipkid的战略性投资,却显示了这位昔日NBA巨星对中国市场的偏爱。

  斯蒂贝尔解释说:“他(科比)去过中国,而且很多投资人也相信中国在未来将成为经济强国。”

  同时,科比也并非唯一一个在退役后投身商界的NBA球员。纽约尼克斯队的Carmelo Anthony,成立了早期创业投资基金Melo7 Tech Partners,科比的前洛杉矶湖人队友Shaquille O’Neal,投资了多家技术和媒体领域的创业公司。

  对于媒体习惯将他与这些同行比较时,科比和斯蒂贝尔共同表示,他们更希望在未来与曾经的队友、对手合作。

  科比说:“我觉得人们乐于将我跟他们比较这很正常。但我更感兴趣的是怎么跟他们(O’Neal、Anthony等前NBA球员)合作。”

  话虽如此,Bryant Stibel暂无寻求外部投资者的计划。尽管斯蒂贝尔也为该基金投入了部分资金,但大部分还是科比自己出资。换句话说,科比是在拿自己的家当来投资。到底能不能成功,只有时间知道了。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m2376620.shtml

融资环境不佳 美国“独角兽”会加快上市速度?

融资环境不佳 美国“独角兽”会加快上市速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界面

  作者:饶文怡

  Dropbox也许会成为美国下一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

  据《今日美国》报道,消息人士透露,Dropbox正在寻求于2017年上半年进行IPO,这一举措,体现了公司管理层对于业绩发展的信心;而其竞争对手Box在股票市场上的萎靡表现,也并没有阻碍Dropbox管理层的上市决心。

  成立于2007年的Dropbox,专注于提供在线储存服务。今年3月,Dropbox公布消息称,其用户数已经突破5亿,其中有大约75%来自于美国本土之外。而在7月,Dropbox宣布,公司的付款企业用户达到了20万名,其中不乏阿迪达斯等巨头。

  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全球在线储存市场的规模达到了24.3亿美元,其中Dropbox的市场份额最高,达到了25%,紧随其后的是微软以及Box。

  不过,公司的上一轮融资还是出现在2014年1月,当时它们的融资额为2.5亿美元,估值达到了100亿美元。就在那次融资之后,对于Dropbox的质疑开始铺天盖地而来。

  首要的一点就是公司的盈利能力,迄今为止,Dropbox还没能实现盈利。尽管今年6月,Dropbox的CEO德鲁·休斯顿在彭博科技大会上称,公司拥有自由现金流,不过他的说法并没有打消投资者的疑虑。从降低员工福利到减少来宾接待,公司的种种动作似乎正在表明其正在尽力减少开支。

  而Dropbox试图扩大产品线的尝试也宣告失败。2013年,Dropbox发布了自己的照片管理服务Carousel,以及收购了邮件应用程序Mailbox,试图增加服务并扩充营收。但在2015年12月,Dropbox又宣布,出于战略重心转移到企业级用户的原因,关闭这两款应用。

  最后一项问题,在于激烈的市场竞争。在Dropbox之后,微软、苹果等巨头纷纷推出了自己的云储存服务,而OneNote、Pages、Box等初创企业同样主打这个领域的服务。这样一来,Dropbox的差异化优势正在逐渐缩小。在未能提供新功能产品的情况下,Dropbox正在一步步走向平庸。

  因此,选择上市成为了Dropbox采取的一个自救方案。

  在硅谷投融资环境不佳的情况下,IPO成为了科技独角兽们继续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在Dropbox之前,两家独角兽公司Line和Twilio已经分别在今年7月和6月完成了IPO,而在上市之后,两家公司的市值在短时间内都得到了提高。

  但有更多的公司在上市之后遭遇了不顺。Box是一个例子,它们在2015年上市之后,市值至今回调到17亿美元,低于上市前六个月进行融资之后获得估值的29%。而另一个巨头Snapchat在上市之后,估值也一度低于最近一次融资时的估值40%。因此,IPO对于Dropbox依旧是一条未知之路。

  然而,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看到这些独角兽公司上市了。WME风险投资的管理合伙人贝斯·费雷拉表示,尽管前途未卜,但在多年依靠融资存活之后,创业公司们还是不得不接受上市的命运。

  “投资人们通常期望,在投后的7-10年里获得自己应得的利益,”费雷拉说,“而某些独角兽公司的存活时间已经达到这个期限了。”她认为,投资人们已经希望从像Dropbox这样的公司中收回自己的利益。

  著名风投机构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对现阶段科技初创企业从创立到IPO所经历的时间进行过统计,结果显示,现在一家公司想走到IPO,平均需要10年的时间。这个时间段比2000年前后要超出一倍。在这种情况下,催促公司上市的声音也越发频繁。知名投资人,同时也是Uber董事会成员之一的比尔·柯尔利在今年4月就曾经表示:独角兽们要么实现盈利;要么就乖乖上市,接受估值下跌的结果。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现在经济形势不比从前,融资没那么容易了。”

  在这个趋势下,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创始人之一马克·安德森预计,越来越多的科技独角兽会选择在2017年-2018年间上市;而从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并购也会产生。不少风险投资机构则预测,包括Uber、Airbnb、Pinterest在内的企业都离上市不远了。

  针对这种看法,向来特立独行的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表示,想要看到Uber上市,起码得等到2030年。

  “上市过程中的官僚气会阻碍公司的前进脚步,”卡拉尼克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另外,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员工们每五分钟就刷新一次网站看股价。”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n9100149.shtml

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爆发 但无法准确衡量其影响

  第一财经 世界 李莉

  李师傅原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两年多前,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和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续约。当时57岁的李师傅犯了难。还有3年才到法定退休年龄,不能拿养老金的这段日子要怎么过?

  在女儿的建议下,李师傅选择了继续干老本行,只是换个方式:开Uber。有多年开车经验的李师傅对上海的各条道路十分熟悉,因此在简单学习了如何用智能手机接单之后,就驾轻就熟地上路了。彼时Uber刚进入中国市场不久,正大手笔“烧钱”补贴司机和乘客。李师傅很快尝到了甜头。“补贴和车费差不多,还不用交份子钱,扣除汽油和损耗,收入还不错,而且没有开出租那么累。”

  后来李师傅又陆续注册了滴滴打车和一号专车。生意少的时候,就3个应用一起开着接单。李师傅有些自嘲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没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也能拿着智能手机,玩玩高科技。”

  李师傅或许从没想过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能“借科技的光”。他或许也不知道,让他备尝甜头的Uber和滴滴正把他带进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新经济”中。

  “新经济”的概念被普遍认为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美国,当时的互联网等高科技以及越来越强大的计算机,开始渗透到消费者和商业市场中。“新经济”常被用来描述那些处于技术最前沿的全新、高增长行业,这些行业是经济增长的新推动力。

  尽管“新经济”的前景一片大好,但遗憾的是,在各国当前的GDP统计数据中,尚未找到“新经济”的身影。由此,给传统生产力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新经济”依旧有待合适的量化方式。

  “新经济”扭转经济衰退

  1983年《时代》杂志的一篇封面文章《新经济》描述了从重工业到基于新技术的经济转型现象。1987年,《新闻周刊》在多篇文章中使用了“新经济”一词。1996 年12月,《商业周刊》首次正式提出“新经济”概念。1997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以官方语言确认了新经济和知识经济的概念。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得益于IT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外加全球化和宽松财政政策的辅助影响,美国经济进入了史上最长的增长期。1972年,在经历了近25年的高增长之后,美国开始陷入经济放缓。但在1995年左右,美国经济增速在较高生产率的推动下再次起飞。以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使得美国成功扭转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末期的经济衰退,并取得经济增速最快、就业率最高、通胀率最低的经济奇迹。自1991年4月开始,美国经济增长幅度达到了4%,失业率从6%降到了4%,通胀率也不断下降。1999年,美国的CPI只有1.9%,增幅为34年来的最小值。

  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显然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段时期,美国企业在科技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大量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股价也一飞冲天。苹果微软等现今技术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也起步于那段时间。媒体和商业领袖迫不及待地开始谈论全新的商业模式。这些人认为,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进步将极大地改变未来,而信息则是新经济中最重要也是最具价值的内容。一些经济学家因此得出结论,“新经济”出现了。

  新经济的支持者认为,“新经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别于投资、出口,它是从生产率提升的角度,也就是从本质上拉动经济。高新技术的运用带来劳动生产率的较大提高,替代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制造、分销和支持等行业的效率均在新技术的帮助下获得了提升。供应链和库存管理得到了精简,从而改善了和供应商的沟通、工厂停工期缩减至最短。此外,信息技术还改善了自动化生产流程和新产品设计,大大削减了成本。

  从数据上来看,1972~1995年间,用来衡量劳动力生产率的每小时产出增长率仅徘徊在年均1%左右,但在1995~1999年间,生产率平均增长率高达2.65%,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经济。

  新经济的迅速成长,极大地推进了美国制造业、服务业和流通部门的发展。1990~1998年间,美国的GDP增长了26.7%。其间,电子和电力装备产业产值增加了224%,机械工业增加了107%,商业服务、通信、流通和交通产业产值的增幅均在42%~68%之间。2000年,美国GDP总额达到99657亿美元,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上升到31.54%。

  与此同时,2000年前,美国的失业率下降至4%左右,为1965年来的最低水平。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和股市创造的财富,美国人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也增加了。由于个人实际消费支出在美国经济中占据近70%的比重,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大大推动了美国GDP的增长。

  2.0版“新经济”

  进入21世纪以后,以互联网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升级到了2.0版本,即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网购、互联网新金融等模式,可以具体细分为共享经济、零工经济和循环经济。

  尽管“共享经济”还处于婴儿期,但人们对它已经不再陌生。据普华永道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共享经济》,有44%的美国消费者熟悉“共享经济”这个概念,19%的美国成年人曾经参与过共享经济交易活动。在这些曾参与过共享经济活动的人中,57%的人表示对共享经济中的企业感到好奇和着迷,但依然存在疑虑;72%的人表示自己会在未来两年内成为共享经济的消费者。

  共享经济的概念十分简单:任何未被使用的东西都可以租出去,比如汽车、房屋、工具等。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通过一个在线平台便可建立起直接联系。过去几年中,传统商业部门在共享经济企业的推动下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以酒店和运输行业最为显著。比如,短租平台Airbnb就是在那些想要寻找一个留宿地点的人和那些愿意出租自己居所的人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Uber也是基于同样的理念,通过在线平台为个人提供出租车服务。相关数据显示,美国的汽车利用率大概只有5%。2013年,Airbnb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美国总共有8000万部机械钻,平均每部的使用时间是13分钟。我们真的需要人手一部机械钻吗?”

  美国风投资本家兼作家比尔·戴维多(Bill Davidow)则言简意赅地对共享经济的好处进行了量化:“一辆本田思域(汽车),如果每年行驶7500英里的话,那么年成本在6500美元左右,相当于每英里85美分。如果通过网上租车公司Zipcar,每年则能使用500小时,那么相同的行驶里程成本仅为4250美元,节省了2250美元——这笔钱相当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的4%。”共享经济的优势显而易见。

  共享经济是一种“三赢”。就消费者而言,搜索及交易成本更低了:通过手机应用便可一键呼叫本地司机,或者实现家具送货上门,甚至完成医生预约,且一般而言商品或服务的成本较传统选择更为低廉。从供应商的角度来看,共享经济意味着更多的灵活性:在供应商希望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提供产品或服务。从宏观经济层面来说,共享经济意味着对资源的更高效利用,属于一种更可持续地消耗产品的方式。

  那么,共享经济对传统经济的颠覆有多大?以Airbnb为例:创办于2008年的Airbnb目前在全球3.4万座城市开展业务,平均每晚接待42.5万名宾客,也就是相当于每年1.55亿人次,几乎比希尔顿酒店集团多了22%(希尔顿酒店集团在2014年接待的宾客人次为1.27亿)。据报道,Airbnb目前已启动新一轮融资,寻求募集5亿~10亿美元资金,融资完成后其估值将达到300亿美元。

  再来看看Uber:尽管成立仅7年时间,但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在全球450个城市中开展业务。截至2016年7月,Uber的使用量累计超过20亿次,高峰时期每秒会有147个用户使用。今年6月,Uber获得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投资,其估值也由此高达625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私有科技公司。

  当然,共享经济远不止住宿和租车这两个领域。在其他商品和服务领域,共享经济也正在生根发芽。据普华永道预测,在旅游、汽车、金融、员工派遣和音乐及视频流这五大主要共享经济领域,全球收入将从2015年的150亿美元左右增长到2025年的3350亿美元。

  在强大经济效益的推动下,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模式的初创企业的投资每年都在增长。据德勤在2015年的预计,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初创企业的投资额从2010年的3亿美元迅速增长到了2014年的60亿美元。而2015年,已经有120亿美元投资到了此类初创企业中,是脸谱网(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络型初创企业投资额的两倍多。谷歌通用电气、花旗等知名企业都在共享经济中看到了商业机会,并投资于初创企业。

  至于零工经济,则是传统自由职业经济的互联网版本,人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为特定任务提供或出租自己的技能和才能。而循环经济的目的是以“从资源到资源”的循环节奏来取代企业传统的“从资源到废物”的运作方式,旨在通过修补、重新利用和重新生产等方式,从根源上“阻止”废弃物的产生。

  GDP不再是衡量的好方法

  尽管过去几年已对新经济的成就有目共睹,但要衡量新经济的规模及其对GDP、就业和收入的影响依然很难。一个原因是,传统的生产统计以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但共享经济的参与者大多是居民个人,因此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很难完整采集到相应的生产数据。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如今的GDP统计方式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脚步。今天,许多经济学家、决策者和政客都还在使用20世纪的方法来分析21世纪的经济。风投资本家戴维多认为,事实上,两者在现今是并存的:“实体经济是贫瘠的、倾向于通胀的,它处于挣扎之中。在许多发达国家,实体经济正在收缩……我们用美元来衡量大部分经济活动。如果花出去或赚进来更多的美元,那我们就会得出经济正在增长的结论。”

  “而虚拟经济是强劲的,倾向于通缩的,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遍地开花。虚拟经济中,我们所获得的许多服务都是免费的。”戴维多表示,“如果我们为这些服务付钱的话,它们就会作为GDP的一部分被计算进去,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一部分。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GDP的一种计算方式是,将一个国家每年所花掉的资金全部相加,可偏偏我们如今都要使用的各种互联网服务都是免费的:谷歌和百度的搜索功能、电子邮件、云盘、TripAdvisor或Yelp上的酒店和餐厅评价、微信和WhatsApp的免费文字短信等。因为没有花钱就享受到了这些服务,所以它们并没有被计入GDP中。

  事实上,这些在互联网上所获得所有“免费”服务都不免费——不是以可以计算的金钱的形式,而是我们的隐私和注意力。尽管有关这些服务的价值并没有精确的数字,但广告商在数字广告上所花费的资金——2014年估计为1140亿美元——可以一窥这些服务的价值几何。

  英国财政部前顾问、经济学家黛安·科伊尔(Diane Coyle)也表示,被广泛使用的GDP已经不再是衡量经济表现的好方法:“这是一种为20世纪大规模实体生产经济所设计的方法,不适合快速创新的、无形的、数字化的现代经济。”

  摩根士丹利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提醒道,“50年前,美国和全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制造业和工业活动所推动的。但是今天,我们的经济更多是被服务和消费者在推动,这不仅仅是在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皆是如此。具体来说,发达世界的经济,70%以消费和服务为导向……现有的许多经济学工具并没有很好地体现这部分的价值。”

  此外,正如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理论”所预言的那样,新经济不仅仅为实体经济增加了尚未被计入经济的增长,还摧毁了旧经济中被计入增长的部分。微软前首席架构师、现高智风投公司首席技术官爱德华·荣格(Edward Jung)解释道:“GDP衡量的是一个国家内生产的所有产品和服务的市场价值,但数字时代的许多明星公司(如Facebook、Twitter等)并不生产产品,只提供免费服务。这些明星公司甚至还有削弱传统业务生产率的倾向。免费导航应用已经令曾经是美国增长最快公司的GPS先锋企业佳明(Garmin)销售额缩水,Skype则正在分分钟‘杀死’国际电话业务。”

  无怪乎,对于新经济,经合组织和欧盟统计局等国际组织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新经济的出现造成GDP规模的漏统计和增速被低估”。

  无形资产怎么算?

  诚然,随着经济活动变得越来越复杂,GDP的核算也在变得越来越难。如果要计算每年制造和出售了多少辆汽车或多少台电脑,还是相对简单。在使用流水线进行大量生产的时代,越来越大的数字是衡量经济增长的一个好方法。但是在新经济时代,产品的质量和性能增长极快,又该怎么衡量呢?

  美国是较早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国家之一。1998年美国达拉斯联储银行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GDP是一种为大规模生产而设计的数据统计法。它只是简单的计数——计算有多少部件被生产出来。在衡量无形资产方面,它毫无用武之地。”

  为了更好地体现经济的真实面貌,美国经济分析局(BEA)在过去30多年中对GDP核算做出过多次调整。1999年,BEA引入了一种反映新技术所产生影响的计算方法。2013年,美国开始把科研支出以及娱乐、文学和艺术品原件支出等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GDP。这使得2012年美国GDP总额比原先统计的增加了3.6%,约5598亿美元,额外增加的部分比比利时的GDP规模还高。

  中国也在GDP核算方法上做出了有益尝试。今年7月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根据联合国新的国民经济核算国际标准,改革研发支出核算方法,能够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发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消耗,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处理。按照新的标准,2015年中国经济总量为68.55万亿元,比原先的67.67万亿元增加了8798亿元,增幅为1.3%。

  新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新增长引擎。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之下,创新力度加大,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非常快。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在7月初的第十届“中国经济增长与周期论坛”上表示,新经济快速增长对中国传统经济下滑的影响发挥了重要的对冲作用,但目前对新经济的核算尚存在很大难度。目前,国家统计局也正在探索新方式,把网约车等新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统计出来,纳入GDP增长。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n9094710.shtml

调查“邮件门” FBI发现1.5万漏交邮件

  据新华社电 美国国务院22日证实,美国联邦调查局(FB I)在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事件时发现了另外约1.5万封未被希拉里团队上交国务院的邮件,国务院目前正在就邮件内容进行审查,为公布这批邮件中涉及公务内容做准备。

  2015年3月,希拉里承认在任职美国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箱处理约6万封邮件,其中3万封因涉及私人生活已被其团队删除,剩余约3万封公务邮件已于2014年底全部上交国务院。

  美国国务院律师团队22日在出席司法监督组织“司法观察”就希拉里“邮件门”事件提出的一项诉讼案审理时告诉法官,美国国务院预计在10月中旬开始分批公布这批新邮件的内容。据悉,目前尚不得知这批邮件中涉及私人事务和公务的比重各是多少。

  受理此案的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法官要求国务院在9月23日前制定分批公布邮件内容的时间表。

  美国将在11月8日迎来2016年总统选举日。目前尚不得知此批邮件内容是否能在大选日前被全部公布。

  美国情报人员2015年8月审查希拉里2014年上交的邮件时,发现两封涉嫌涉及“最高机密”内容,使得外界对希拉里的行为是否导致泄密产生质疑。

  今年7月,美国司法部宣布接受美国联邦调查局不就“邮件门”起诉希拉里的建议。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曾表示,调查人员发现了“上万”封希拉里团队没有在2014年上交给国务院的公务邮件。科米说,调查结果显示,这些涉及公务内容邮件的丢失主要是由于技术原因和希拉里律师在评判哪些是私人、哪些是公务邮件时仅凭邮件标题区分造成,没有证据显示希拉里团队有意删除记录来隐瞒任何事实。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4/doc-ifxvcsrn9077356.shtml

万维网诞生25周年:不免费开放就没有今天的互联网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23日晚间消息,在万维网(World Wide Web)诞生25周年之际,“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称,如果当初不免费开放万维网,就不会有互联网的今天。

  25年前的今天,即1991年8月23日,万维网首次面向公众开放,它是由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在瑞士的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CERN)内设计和部署的。

  万维网的出现推动了互联网(Internet)的兴起,并发展成为今天我们所熟知的样子。

  其实,互联网和万维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互联网早在1969年就已经连通,是指在不同节点(计算机)之间传递信息的网络。而万维网是指在互联网这个网络上用来存储信息(如网页和文档)的空间。我们可以将万维网比作神经元,将互联网比作神经键。

  1980年,伯纳斯·李在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工作时,创建了一个以超文本连接为基础的ENQUIRE原型系统,将每一个网页相互连接。在接下来的十年,伯纳斯·李继续研发这套系统,并在1989年提出了“通用连接信息系统”的概念,使得科学家之间能够分享和更新他们的研究结果。

  1990年,伯纳斯·李开发了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统一资源标识符(URL),第一款Web浏览器和服务器,以及第一批网页。

  其中,第一幅网页在1991年8月6日上线,目前我们仍可以通过其原始URL访问。但当时,它仅限于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的用户。这幅网页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解释什么是万维网。

  1991年8月23日,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以外的用户被邀请访问这些网页,意味着万维网正式诞生。1993年4月,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宣布万维网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引爆了万维网的普及。

  伯纳斯·李说:“如果不免费开放万维网,完全由我个人来控制,它根本不可能像今天这样普及。万维网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当初把他变成一套开放系统的决定是必要的。”(李明)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3/doc-ifxvcsrm2310541.shtml

途牛宣布1.5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

  新浪科技讯 8月23日晚间消息,途牛旅游网(NASDAQ:TOUR)(以下简称“途牛”或“公司”)今天宣布,其董事会已批准了一项股票回购计划,根据该计划,公司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可能会回购最高1.5亿美元金额的普通股或美国存托股票。

  公司将根据市场条件以及相关规定,以公开市场交易(按照市价)、协商交易、大宗交易和其他法律允许的手段不定期回购股票。公司董事会将定期审查股票回购计划,并授权调整其条款和规模。公司计划使用现有资金执行该回购计划。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3/doc-ifxvcsrn9038409.shtml

一个夏天改变了Uber的一切:中国、无人和未卜的前途

一个夏天改变了Uber的一切:中国、无人和未卜的前途

  导语:美国科技博客VentureBeat今天撰文称,在出售优步中国、拓展无人驾驶等新业务之后,Uber的前景看似更加明朗,但实际上反而更加复杂,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以下为文章全文:

  过去3个星期,经过了一系列果断的措施后,Uber为未来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这条路径究竟会帮助这家专车巨头迈向巅峰还是悬崖,现在还很难说。

  由于并不知道Uber内部的财务细节、盈利能力和烧钱速度,所以我们可以对该公司做出两个同样符合逻辑的判断。

  第一:短短几年内,Uber便在其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领导下成为硅谷最具野心的创业公司,规模甚至超出多数人的想象。事实上,Uber似乎一心一意想要改变交通出行的方方面面。

  第二:Uber卡兰尼克已经失去了重点,该公司拓展了太多业务,但却没有证明其核心服务的可持续性。相反,该公司似乎在不遗余力地支撑其高企的估值。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种情节并不相互排斥。

  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无论碰到什么困难,Uber今后几年仍将是最受关注的科技公司,并将给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但在“高空走钢丝”的过程中,该公司也将面临巨大的风险,但由于风险和回报通常成正比,所以他们既有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功,也有可能遭遇重大的失败。

  从某种角度来看,Uber对此并不陌生,这家公司经常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有的因为监管障碍,有的因为司机诉讼,各种原因不一而足。即便是按照Uber自己的标准来看,该公司的风险也在过去3周急剧增加。

  这一切都始于7月31日,Uber当天宣布将中国业务出售给竞争对手滴滴出行,并因此退出了这个短短两年就亏损20亿美元的市场。此举表明该公司撤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市场。但此事还是引发了一些积极的评论,例如《与滴滴交易后,Uber将放手挺进其他市场》。

  按照这个逻辑,失败就是胜利,因为Uber已经为IPO开辟了一条更好的道路。中国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专车市场,但被屏蔽在这个市场之外似乎并没有引发投资者的太大担忧。最终结果如何,我们将会拭目以待。此举或许将帮助Uber在财务上实现稳定。但也有可能限制该公司的长期增长前景。

  但在形势明朗之前,我们上周了解到,Uber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匹兹堡首次测试无人驾驶汽车。自从与卡内基梅隆大学展开合作后,Uber便一直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甚至挖走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整个研发团队。卡兰尼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对该公司的未来发展十分必要。

  “很明显,我们在山景城的朋友也希望进军专车领域,我们需要确保还有另外的无人驾驶汽车。”卡兰尼克对彭博社说,“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选项,我们就会失去所有业务。”他补充道,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

  卡兰尼克指的或许是谷歌的Waze应用提供的拼车功能?如果是,他似乎对这项功能的威胁夸大其词,毕竟对方只是瞄准了Uber帝国的一个角落。

  与此同时,Uber还宣布收购Otto,这家公司的重点是通过一套设备将现有的长途卡车变成自动驾驶卡车。Uber还投资3亿美元与沃尔沃共同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实际上,匹兹堡测试中使用的汽车就来自沃尔沃。

  卡兰尼克和Uber显然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和卡车对该公司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但在我看来,发展逻辑却未必如此明确。

  首先,Uber当今最重要的资产似乎就是司机。总是大声疾呼自己的最终目标就是让所有司机失业,对于Uber来说似乎蕴含着巨大的风险。多数Uber司机或许都不会长期担任Uber司机,但极力强调司机是被颠覆的对象,或许会在未来几年吸引新的司机时,对该公司构成障碍。

  Uber真的计划向长途卡车公司销售无人驾驶工具吗?卡车是个非常专业化的行业,这些工具可能会与沃尔沃形成利益冲突,后者正在开发自己的无人驾驶长途卡车——多数大型卡车公司也都在从事这类开发。所以,形势似乎更加复杂了。

  同样令我感到困惑的是,谁将拥有这些无人驾驶汽车?Uber表示,该公司不想亲自生产这类产品,但它是否会从沃尔沃和其他公司购买这些车辆,然后上路运营呢?倘若如此,就要签订混乱且昂贵的车队管理协议。沃尔沃或其他拥有或运营无人驾驶车队的厂商是否会与Uber签约?

  第三种可能:消费者购买无人驾驶汽车,然后与Uber签约,在闲置时由Uber调配。从本质上讲,这就是Uber目前的运营模式,只是砍掉了司机。

  在这些设想中,都存在传统成本和新的成本。无论谁拥有汽车,都必须通过Uber的用车过程赚钱。没人知道这些汽车的维护成本,也没人知道理论上的安全性提升将如何抵消这些成本。砍掉司机所节约的人力成本,是否足以抵消由此产生的费用?

  在我看来,这些对于无人驾驶汽车的关注似乎都给Uber的财务生存能力引入了异常变量。这甚至还没有考虑最根本的问题: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真的能梦想成真吗?消费者会接受吗?在使用Uber专车时,能否自主选择是否使用无人驾驶汽车?这是否会影响保险定价?(最后一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拥有汽车,以及谁在使用过程中负责。)

  对于Uber而言,最明确的短期利益或许就是竞争对手Lyft正在主动谋求出售。随着Lyft被收购或彻底退出市场,Uber的核心业务面临的竞争压力将会降低。

  这还将为Uber赢得更多时间来谋划自己的宏伟野心。这些伟大想法自然会在硅谷赢得掌声和喝彩。事实上,如果Uber最终主导了所有私人出行领域,就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但它未来的道路似乎越来越复杂,风险也越来越大。更何况,逐渐失去耐心的投资者或许会发现,这样的时间表反而会导致该公司的确定性不升反降。

  对于我们这些与之没有利益关系的旁观而言,这一过程却令人兴奋不已。请系紧安全带,一起来体验这趟硅谷历史上最刺激的旅程吧。(书聿)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6-08-23/doc-ifxvcsrm2280949.shtml